当前位置:
  1. 成人小说
  2. 凌辱强暴
  3. 小淫娃莉莉
小淫娃莉莉


我的名字叫做莉莉,今年刚满18岁,刚从中部某私立高职毕业。趁著刚毕业的暑假空档,和姐妹淘们相约一起到垦丁游玩。垦丁可真是夏日的好去处,不但有阳光、沙滩、海洋还有各个男人望著的比基尼。我们平常穿著制服时,总爱故意改短裙子长度,偶而故意暴露些让校裡的男生心痒痒,既然姐妹淘提议要去垦丁当然也都不吝啬准备好可以展现自己的比基尼,这可不是我在夸,我们姐妹淘的身材可都是玲珑有緻呢!


讲到我的身材,我有著标准的165公分身高,长长的直髮,有著明亮的大眼睛,以及如同吹弹可破的洁白皮肤,还有最令男人们销魂的身材--36E、23、34。


原先预定好和大家集合出发的日子,我却因为家裡有事情担搁了。所以便和死党们约好,我会赶搭夜车直接到高雄集合再转车前往垦丁。从衣柜中挑选出一件有点薄的白衬衫裡面配上我的黑色内衣,和鹅黄色的迷你裙,我便独自一人搭上了南下的复兴号。


列车在彰化停靠时,一个年纪约二三十岁,体型壮硕貌似有180公分的男子上车,坐在我的旁边。我丝毫不以为意的看著窗外,一边听著随身听、一边想著小伶她们不知道又会准备什麽争奇斗艳的服装。


不知不觉也深夜了,赶夜车想赶点时间,不过也是挺累的。列车上的乘客差不多都已经睡了,而我也有点睡意,于是就直接趴在窗框上睡著了。


就再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忽然大腿有被抚摸的感觉,虽然平时爱穿些暴露的衣服,爱逗那些男生玩,但是我开始有股莫名的紧张和一点点的兴奋。就在我满脑子还在思考为何会有这种莫名的感觉时,他居然变本加厉,要往我的内裤进攻。


我这时才挣开眼睛,看到有一隻粗糙的大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抚摸著,而这双大手的主人正是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


我正准备大喊时,才赫然看见他的另一隻手拿著一把锐利的小刀。他拿起小刀指著我并低声的对我说:「不准叫,我可是会刮花你的脸。跟我走!」


他用力地一把抓起我的手,拉著我往车厢后走。我当时还昏昏沉沉的,被他吓的说不出话来,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著他走。我坐的是最后一节车厢,他往后走把我拉近了最末端的厕所,我当然知道他想要对我做什麽,当我准备挣扎不想进去时,他把锐利的小刀抵到我面前,我想起他在座位上威胁我的话,虽然百般不愿但我还是乖乖的走进去。


一进去厕所便把我推到角落,他忽然用力地把我衬衫扯下,我黑色的内衣和34C的乳房就这样暴露在他的面前。我忍不住大叫一声,只是当时列车正飞快的行驶,车厢裡的人都在甜美梦乡,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


接著他粗糙的手把我的迷你裙给拉了下来,我的身上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内衣裤,挂在脚边的裙子和脚下的鞋子。我被他吓得全身发软,丝毫没有可以反抗他的力气。


他开始用那双大手隔著胸罩搓揉我的乳房,似乎很有技巧的忽轻忽重的揉捏我那对引以为傲的双峰。我十分的紧张、害怕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玩弄了一会儿后解开了我的胸罩,开始用手指扭转我粉嫩的乳晕,这样子忽轻忽重的刺激可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我的身体因为害怕而开始发抖,但却又忍不住得「嗯嗯呜呜」的呻吟了起来。


他这样有技巧的动作持续了约一分钟,开始觉得我脸红发烫,全身也发热了起来。我是个敏感容易兴奋的人,但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身体还是做出反应。


我心裡想著:「不可以把第一次给陌生人,不能被陌生人给强暴,我一定得要设法脱逃。」可是我敏感的身体却乖乖的任人摆佈,这下怎麽办?难道我很沉浸在这样的快感当中?


他发现了我身体的变化,便开始淫笑了起来。粗糙的大手离开我的双峰,把手往下伸去准备动手脱掉我的小内裤。可是我的身体竟不听使唤,没有反抗他,而是乖乖的让他脱掉内裤。他将我的内裤脱下后拿来塞进我的嘴裡,并把大手伸回我的下体准备要进攻我的私处。


和抚摸我的双峰一样地有技巧的来回抚弄我的阴户。我那淫荡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扭动,彷佛享受了起来。就当我还在享受的时候,他把我抱起来让我做到洗手檯上面,把头低了下来伸出舌头上下来回的舔著我的阴核和阴道口,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忽深忽浅的舔著让我忍不住的用大腿夹著他的头,但他马上用手分开我的双腿,继续舔著我的大腿内侧,本来就很敏感的大腿上有著溼溼滑滑的感觉,也让我的阴道不停的流出淫水了。


就这样持续舔了一下子,忽然站了起来,快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衣裤。我这时候才发现他真的好壮,正当我还在惊讶时,他已经脱下了内裤。


脱下了内裤,他的大肉棒就这样弹了出来,好像已经暗奈很久。更让我傻眼的是,他的大肉棒尺寸可真是大,看了一下起码有十八公分,而且粗的不知该如何形容,天啊!


他接著抓住坐在洗手檯上的我,并用他的大肉棒摩擦著我的肉户。我感觉到他的大肉棒好热好硬,那股莫名的兴奋感又上来了。这下可让我又惊又慌,不知道自己怎麽会有这种反应,但怕他就要插进来了,不禁害怕得一直摇头。


他说:「嘿嘿!小妞别怕,你这样还不够湿呢,我的老二就这样进去你一定会受伤。我只是想要爽而已,可不是有虐待狂的变态。」


听完他说的话,我反到心裡鬆了一口气。虽然身体不受控制的有反应,但是还是有一点想反抗他逃脱出去的念头。只是他真的太壮了,又这样抓著我,实在是找不到机会。


他不时的用著大肉棒在我的肉户来回摩擦,又不时的用舌头舔弄我的阴核。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子相互交替的攻击,就这样不由自主的享受这接踵而来的快感。


一边想抗拒却又一边享受时,火车渐渐的停了下来正准备要靠站,我这才注意到他那把小刀放在旁边的檯子上。趁著他专心玩弄我的小穴时,我用最后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要把小刀拿过来。我怕被他发现,就缓慢的伸出我的手,握住了小刀。


就在我握住小刀的同时,他忽然从大腿将我一把抱起,在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用他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了我的肉穴裡,我受不了的大叫起来,嘴裡塞著内裤让我只能发出「呜呜呜」声音,我感受到一丝丝的痛楚,我知道我的处女已经被夺走了。


在痛处之后,有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我的下体传遍我的全身上下,我的手也酥麻得痠软,没有握住小刀的力气。


锵!小刀就这样从我手中掉了下去。


他说:「嘿!小妞,不是要你别乱来吗?想不到一个没注意,你居然想要偷袭我,还好我先袭击了。等等看我怎麽来好好"照顾"你。」


我的肉穴被他的大肉棒给塞满了,紧紧的热热的好舒服,只觉得全身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痠麻。听到他说要好好"照顾"我时,心裡竟然有了期待,恨不得他把我襙翻,想反抗的念头彻底消失了。


同时,火车开始驶动了,他也跟著开始用大肉棒缓缓抽插著。随著火车驶动的节奏他慢慢的把肉棒抽出来,到只剩下龟头时又狠狠的插到底。


他每插一下,我就「呜!」的呻吟一声,好像互相配合一样。火车越开越快,他用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后来他抽插的的速度简直比火车还快了,我的呻吟声也变成「呜呜呜呜呜!呜!呜!」


他一边干我,一边在我耳边说:「小妞,你肉穴夹得我好紧喔!处女就是不一样呢。」


他越说我就越兴奋,我只能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从我的肉穴传遍我的全身,这种快感完全不是自慰和刚刚用舌头舔所能比的。随著快感我心跳加速越来越快,嘴巴被内裤塞住让我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他边取出我口中的内裤边说:「现在火车开得那麽快,车厢裡的人都睡沉了,你就算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理你了。」


我「啊」的一声大叫,并不停的喘气。喘了口气感觉舒坦多了,但下体传来的快感更加舒服。内裤拿开被塞住的嘴巴后,接著开始狂乱的呻吟著些我从A书A片上面看来的淫声浪语。


莉莉:「好棒,大哥哥!爽…爽死我了!就是这样插进来,求求你!大力的插入我淫荡的肉穴吧!不要停!」我既舒服又兴奋的快要哭了出来。


忽然他停止不动了,顿时间我有种失落感,我觉得全身好热,好想有一根大肉棒可以插入我的阴道和嘴巴。但火车还是摇晃的很厉害,我仍然感觉得到他的大肉棒还在我的体内蠢蠢欲动。他专心的用嘴啃著我那丰满白皙的双峰,不停的吸、舔、含、咬,我感受到三点同时传来的强烈快感,终于受不了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在我达到高潮后,他又马上开始抽插我的小穴了,我又开始不自觉的呻吟著。


他忽然说:「我快要射了,这麽舒服射在裡面好吗?」


莉莉慌乱的摇头说:「啊!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射在裡面。」


他说:「哦,可是你实在是夹的我太舒服了,我真想射在裡面。」


我开始紧张了,万一怀孕了可怎麽办?这可万万不行。


莉莉:「不要,不,啊,求求你,求求你。」


他说:「真的不想要?那你得用你的小嘴亲吻我,让我感觉到舒服就不射在裡面。」


一听他说完,我赶紧把我的小嘴凑到他的嘴上,他马上就伸了舌头进来,就这样不停的纠缠,来回著翻搅。这麽一搞得我好舒服,就在他上下夹攻下,我又丢了一次。我才知道,原来他根本还没有要射,只是故意要让我紧张而已。


接著他把我放了下来,对我说:「嘿,小淫娃,你一定看过A片对吧?」


我点了点头,他把大肉棒凑过来,伸到我的面前。虽然刚刚已经嚐过大肉棒的威力,但是近看也让我更惊讶了。


他说:「那你一定知道什麽是口交吧?刚刚让你舒服了,现在也该好好让我舒服舒服。」


我没有回答,就这样跪了下来直接将他的大龟头含住。我努力的让那巨大的阴茎再深入口中,最后,我大概再含了十公分进去,不停的舔、吸。但这样似乎不能满足他,他扶住我的头,将大肉棒全塞进我的小嘴,不过也才塞进了三分之二。


他把我的嘴当成了小穴一样的搞,顶得我喉咙好痛。就这样过了一会,他开始呻吟起来,便往我喉咙用力一顶,开始在我的嘴�射精。我忍不了咳了起来,并吐出他的大肉棒,还是吃到了一点他的精液,咸咸腥腥的。


他将剩下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并说:「我要夺走你全身的第一次,来,躺下吧!」


我乖乖的曲著身体躺著,他跨坐在我的身上,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开始前后的移动。


他说:「胸部丰满真舒服。这就叫乳交,知道吗?」


我嗯的一声,任由他在我身上搓弄,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红。接著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看著他雄壮的身体压在我身上,真不知道我怎麽了,忽然会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随著他带给我乳房的快感,他也射了出来,把精液射在我的身上,热热的好舒服!


他站了起来,要我趴在洗手檯上背向著他。他说要夺走全身的第一次,我已经知道他要干什麽了,我从未想像过,但还是任由他摆佈。他将他的大肉棒缓缓的塞进我的小菊花,我不停的哀叫,直到他将大肉棒全部塞进去,我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开始慢慢的抽插我的菊花,我的痛只能闷哼。接著他用一隻手来挑逗我的肉穴,另一隻手搓揉我的乳房,不停的吸舔敏感的耳背。就这样子持续,我专心的享受那三点的快感,来忘却菊花的痛苦。


莉莉:「嗯、嗯、嗯嗯嗯,啊!哦∼」


就这样,我达到了一次几近痛苦的高潮。他也在我的菊花裡面射了出来。


他站起身来对我说:「淫娃,你全身上下的第一次都被我夺走囉,舒服吗?」


已经泄了不知道几次的我完全没力,只能趴在地上喘著气。我太爽、太舒服,竟然和他说了谢谢。或许是我声音很虚弱,听起来又更淫荡,他又再把我抱起来,挺起大肉棒,猛烈的抽插著我已经红肿的肉穴。


他说:「还能跟我说谢谢,我看非得把你干死才会爽吧!」


莉莉:「啊啊啊,再给我多一点,求求你。干死我吧,用力插我的肉穴。」


听到我说的,他似乎动作越来越快,还一边叫著。我看著他激动的表情,不争气的身体又兴奋了起来。就在我达到高潮时,昏倒在他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火车的靠站晃醒了我。才发现原来天已经微亮了,只觉得全身痠痛,尤其是被他插过的肉穴、菊花和喉咙。我看到我的行李包在旁边,想是他拿过来的吧。


我挣扎著把自己撑起,稍微清洁冲洗一下身体,穿上了衣服走出厕所的门。他已经不在了,火车也到达高雄。还好这班终点站就是高雄,不然我肯定不知道醒来时会在哪裡。


带著意犹未尽的快感和疲惫的身躯,我步出了高雄车站看看时间也准备和小伶她们会合。


小伶:「莉莉!」我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警告︰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的内容派发、传阅、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该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你发现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你是该影片的版权所有者而要求删除影片的,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很快做出回复。
广告联系邮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