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 成人小说
  2. 都市激情
  3. 一次见网友经历
一次见网友经历


6点整,熙熙攘攘的广场上,周末就是周末,人可真多,不愧是人口上千万的省会城市。妈的,我脑袋进水了吧居然找这个鬼地方见面,到时候怎么认啊。


不管那么多了,蹲在敬爱的主席像下面,摸出一根“阳光”,掏出zippo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想起有个网友问我一个问题:“你阳光吗?”答:“我很阳光,因为我每天抽阳光”……


那傻娘们马上消失……6点23分,操!不会放我鸽子吧……我甩掉第三颗烟蒂,摸出手机,没等我拨号,自己响了,一看号码嘿嘿…点子来了。


“喂,在哪儿呢,我可没等过谁这么久哈”“对不起对不起,有点堵车,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呢”手机里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不过普通话挺标准的,“我在主席像下面。,对,你就看谁最高谁就是我了…”(不要怪我嚣张,我们这里的人普遍身高不高,像我182的身高已经算有点鹤立鸡群的了。


一边通电话一边眼观六路,我注意到一个女生边打电话边朝这里走过来。嗯…不错哦,大概163的身高,我这个人有个怪癖,看女人先从脚看上去,她穿一双精致的黑色磨砂短皮靴,腿型还不错。


继续往上看,穿一条深色刚刚过膝盖的麻质短裙子,腰上是一条咖啡色腰带,穿一件嫩绿色的吊带针织衫,皮肤是这里的女生特有的那种白皙,我眯起眼睛稍微在她的胸部停留了一小会,不算大,最多也就是32B,我不太喜欢大胸女人,特别是在床上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最后…当然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不算特别漂亮,瓜子脸,眼睛圆圆的蛮可爱的,小鼻子,嘴巴涂了一点唇彩,显得有一点大。我不怀好意的想到大嘴女人的妙处了。小弟弟已经很不争气开始蠢蠢欲动了妈的!!老实点…别给老子丢人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走了上去:“夏天?”她笑:“哇,没想到你真这么高,我还以为你骗我的呢”靠,!!!几乎百分之75,9的网友见面第一句话都是这样,烦不烦啊……我都回答累了:“没办法,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老实”“哈哈,我可不觉得”。


“等很久了吧?”


“没关系,迟到是美女的特权”


“你也不错啊,还蛮帅的”


……我老脸微微一红,这个女人还挺大方的,估计今晚有戏,我悄悄摸了摸裤兜里的房门钥匙,那是找一哥们借的地方,那地方我们美其名曰“炮房”!!


“吃饭了吗”“还没有”“那走吧,肯德鸡怎么样?”“好吧,随你咯”。


走在路上,偷偷从后面打量了一下,嗯,长头发,扎个马尾,身材不胖不瘦,臀部有一点点上翘……吞了口口水……再一次命令小弟弟老实点。


还是老一套,在春熙路上的肯德鸡吃完饭,她胃口挺小,不知道是为了保持身材还是故意装矜持,只吃了一对鸡翅和一杯圣代。然后我们去真锅喝咖啡,聊一些她感兴趣的话题。


我偷偷看看时间,9点左右,真他妈是尴尬的时间,不早不晚的。咖啡厅里放著怀旧的英文老歌,很自然的把话题扯到了音乐上面:“喜欢听谁的歌”“无所谓啊,只要好听就行”“平时唱歌都喜欢唱谁的”“李纹的歌我唱的不错”“是吗,我也很喜欢听她的歌,唱给我听听好吗”“啊,?在这里?”“当然不是了,我知道有个地方唱歌不错的,去吗?”“好啊,你唱的好不好”“开玩笑,我可是大歌神!”“呵呵,是吗,到时候别露馅了”……搞定!!她居然连时间都没看一下,看来对我的好感度已经增加了不少了。


打个车来到新鸿路的花语歌城,(为什么来这里?很简单,因为这里离“炮房”近啊),走进大厅,因为包房在2楼,顺着楼梯走上去,顺势用手搀扶了她一把。皮肤不错,蛮滑的,而且她对我的小动作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我不由的微微一笑。


小包房里的灯光不错,蓝色为主调的颜色,正是我喜欢的色彩,迷离中带着一点点忧郁。刚坐下,门被打开了,一位穿着制服紧身裙的“嘉什伯”小姐走了近来:“对不起打搅了,请问2位喝点什么?”小弟弟无可救药的昂起了头……懒得理它。我转头微笑着问夏天:“可以喝酒吗?”“可以喝一点点”夏天犹豫着说到。


她说话时那种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让我心里一荡。我个人认为女喝了酒以后防御度起码降低百分之五十,可惜我的酒量偏偏出奇的差,啤酒2瓶就翻,哎,……“麻烦你,半打”。“好的,请稍等”。


“来,为了夏天,干杯”,我端起酒杯,目光温柔的望向她的双眼。她有点拘束的端起了酒杯“谢谢”眼光在和我对视了不到三秒钟后就慌乱的躲开了,真可爱啊……我在心里赞叹到。


“过完这个冬季,你是否一如往昔……”唱得还行,特别是高音部分,很自然。鼓掌鼓掌……“不错不错,你是不是骗我的啊,你肯定是学声乐的”高帽子又不要钱,猛扣就是了。“那有啊,你也太夸张了,再说我就不敢唱了”夏天脸又红了,呵呵,有意思,这年头难得遇到这么纯情的妹妹了。


唱完一首陈弈迅的《明年今日》,我又陷入了沉默,每次唱这歌总会想起以前不开心的事情,没办法。“你刚才的样子好忧郁”夏天开口打破了僵局。我笑了笑:“忧郁是我的本性,快乐是我的面具”“又开始贫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也不想知道我的吗?”


“名字不过是一个人的代号,只要你记得我的样子,何必记得我的名字”


“哎呀,又开始玩深沉了,受不了你”,她从咖啡色的小包里摸出一包“DJ”然后继续找打火机。


“别费劲了,根据我的观察,女人随身带打火机的概率不超过百分之四十”我摸出我的打火机给她点上,顺手拿了一根放进嘴里。


“你也要抽这个吗,呵呵,我同学说这烟男生抽了不好哦……她们说这烟有杀精的功能哦”,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


“是吗?那太好了,我连买保险套的钱都可以省了”,熟练的用zippo玩了一个花样把烟点上,优雅的吐出一个大烟圈“哈哈,真是人不要脸鬼都怕啊”奇怪,这次她居然没脸红了,还看着我直笑,那眼神里面似乎有种我非常熟悉的色彩,那色彩的名字叫———-“暧昧”。


差不多了吗,嘿嘿,不过才2瓶啤酒啊,看来这个妹妹的酒量也不怎么样嘛。看看时间,快12点了,唱歌也唱不动了,嗓子都哑了,头也有点发晕了。行了,再喝我今天什么事都别办了,我走出去结了帐,回到包房:“我们走了,好吗”,她点点头站了起来,微微有一点踉跄,很自然的,我手放在她的腰间扶着她一起走了出去,下楼梯的时候她几乎是整个身子靠在我身体上走下去的。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牵着她的手,2个人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在已经有点微凉的夜路上。此时无声胜有声?也许把:)房子在新华公园附近,走过去也就10分钟左右的时间。进了房子,我没有打开电灯,窗外朦胧的月光洒了进来,轻轻的抱住她的身体,她没有说话,也默默的抱住我,身体有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过她的额头,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嘴唇上面,她抖的更厉害了。“喜欢我吗?”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到,顺便亲了亲她的耳垂,“嗯。”从她的喉咙里只说出了一个字,然后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因为她的嘴唇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嘴里有淡淡的啤酒味道和混合了DJ的淡淡的柠檬味道,我有些贪婪的把舌头深入了进去,慢慢的,她开始配合我舌头的运动了,我感觉我和她不至是舌头,甚至是灵魂都纠缠在了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停止了有些疯狂的亲吻,都开始喘著粗气,我打开了一盏蓝色的小灯,拉着她进了卧室。


她忽然说到:“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倒……什么时候了你问我这个,“现在你可以叫我老公”我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慢慢的压了上去一边亲吻着她光滑的脖子,一边我的手顺着她的腿摸了上来。她大腿上的皮肤特别的滑,让我留恋不以。


在我的攻势下面她已发了轻轻的呻吟,不理会已经向我抗议了N次的小弟弟,我依然不紧不慢的探索着她的身体,温柔的帮她除了衣服,解开白色的胸罩,乳房不大,但比较精致,是我喜欢的类型。将脸伏了下去,用舌头试探的舔了舔她那小小的乳头,她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抖。原来这么敏感啊,我心里偷笑。我还没有使用我的绝技呢…


用嘴巴将她的一小半乳房连着乳头吸进嘴里,然后用舌头顺着她的乳头打转,这下受到强烈刺激的她反应更大,像忽然被电击中一样,“啊,!!”她叫了起来,同时双手试图将我的嘴唇移开,但她似乎是白费力气,我抓住了她的手,轻易的将双手举了起来。


舌头更是用力的肆虐着她的乳头,她一边叫着一边扭动着身体,慢慢的吸了大概2分钟,她的身体已经软了下来,手也不乱动的,只是按着我的头,似乎想我更用力的舔她的乳头。


我心里微微一笑。撑起了身体,望向她的脸,她面容通红,不停的喘着气,一双迷离的眼睛无助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已经完全的投降了,只希望我能够温柔的对待她就可以稍微有点粗鲁的拉下她的裙子,帮她脱下靴子。


把她抱到枕头上面,和内衣一样,她下面穿一条白色的小内裤,有一点点透明的那种,我知道她的下面已经很湿润了让小弟弟憋了这么久,也应该让它享受一下了,。


“帮我舒服一下好吗?”我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到“什么?”她含糊不清的问到,。


“用嘴巴弄啊”


“啊?我不会啊”


“没关系,很简单的,用嘴巴含住就可以了,这样等一下我才不会弄疼你,知道吗”


她点点头,顺从的爬了过来。用嘴巴将我的小弟弟包裹了起来,哇…真是舒服,我没看走眼啊,嘴巴够大,小弟弟这下你该满意了吧。但是……等一下!!!!!好痛啊!!!天那!你用牙齿干嘛????我忍住痛把小弟弟从“虎口”里解救了出来,“你以前真的没有弄过?”


她摇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只和以前的男朋友做过一次啊,就再也没有过了,我真的不会啊”


好了好了,我直接进入正题好了,从钱包里拿出保险套,给刚刚恢复了一点元气的小弟弟穿上雨衣。…“你你……轻一点好吗”她有些惊恐的看着我的动作“我是可以轻一点拉,但是它可能不愿意哦”我扯下了她的最后一点屏障,分开了她的双腿,小弟弟估计已经是气红眼了,直接冲了上去!!


“啊!!”她尖叫了一声,“好痛啊”!!


你叫个屁啊,才进去一半都不到呢,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的确我感到她下面真的好紧,看来她没有骗我,只有过一次性经历的女人,我耐著性子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身体,一边在她的耳边请请的说一些甜言蜜语,让她放松一点,磨磨裎裎的用了将近5分钟才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身体也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了,经验告诉我现在已经可以放开手脚了。


放心的抽动起来,她呻吟的声音很小,很明显是刻意压制住自己不叫出来,真是个害羞的女人。做了10分钟左右的活塞运动后我感觉有点累了,小弟弟也有点要顶不住的意思了。


于是,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开始慢慢的抽动,同时心里默默的数着,1.2.3.4……,这是我自创的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在这里拿出来就当大家分享咯J,121.122…123…124…在我快数到200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低低的呻吟已经不能抵挡快感的到来了,正在我专心的“做数学题”的时候,她“啊”的叫了一声,同时双手忽然抱住我的脖子,一口咬在我肩膀上面。我FT!!!!!!!一把扯起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到枕头上,低头一看,血红的一圈牙印。妈的!!牙齿还挺健康的嘛……


缓了口气,想了想,把她翻了个身,这样我就安全了,放心的从她的身体后面进入,真爽啊……从后面能比较深入的进去,而且每次抽插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她那很有弹性的屁股把我的小弟弟一夹一夹的,太舒服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忘了数那些数学题了,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插入,在我疯狂的进攻下。


可怜的“夏天”已经完全崩溃了,她头发散乱著,牙齿紧紧的咬著枕巾,一双手别过来死死的抓着我的双臂。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著什么,我正爽的开心,也懒得管她了,又过了大概10分钟,我感觉高潮快来了,正想歇口气没想到“夏天”忽然屁股左右的扭动了起来,估计她的高潮也到了,她也不再很辛苦的憋著了,大声的叫了起来,保守估计那声量大概90分贝!


我被她这么一搞,小弟弟再也受不了了,高潮的快感让人绝望的袭来,我最后用劲全身力气抽插了几下,低吼了一声:“啊“““`!!!”憋了很久的精液争先恐后的发射了出来,一股,,二股,三股……,我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短暂的快感,终于,顺利发射完毕……


伴随着快感而来的是无尽的虚弱感,我从“夏天”身上爬起来,摘下保险套,顺手扔在一边,看看她依然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也懒得理她了,下床去冲了个澡,又抽了2支烟,打开了CD,刚买的JAY的新碟子,喜欢<以父之名>……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犯著不同的罪,我能决定谁对,谁又该去沉睡……”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


警告︰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的内容派发、传阅、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该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如果你发现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你是该影片的版权所有者而要求删除影片的,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很快做出回复。
广告联系邮件:[email protected]